Wednesday, November 24, 2010

不可含怒到日落


每早上公路前要走條不長不短的市區路,途經學校,有校巴停站,有學生過馬路,有家長亂泊車,然後便是一個共有六個交叉點的路口,加上一遇上便要額外多等五分鐘的輕軌火車。這個越野障礙賽每天也考驗我的耐性,有時倒楣前面遇著個開SUV的中年呀嬸堵住行車線,一口氣錯過幾盞交通燈,我便氣得撼個頭落呔盤。今早正要爆發的時候,看到路邊有個女人在和隻可愛得要命的chow chow散步,牠腳特別的短,當時想,是不是混了一點我們邁邁的種。等紅綠燈時看那四隻小腳支撐肥肥的身體擺呀擺,得到可愛動物的神奇滋潤力量,心情好過一點,上班去。

下班走回頭路,又因為前面輛車錯過了兩盞燈,向路邊一瞄,竟然被我再遇上早上同一隻狗,而我竟然又是心口肚子一堆戾氣。

幾天前,男友招我出露台齊看日落,沒有曖昧的粉紫,只有幾乎像螢光的艷橘,太平洋一點點的地平線和松樹的剪影。這些影像加起來叫我想起聖經的「生氣卻不要犯罪;含怒不可到日落」。

No comment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