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unday, May 31, 2015

好想行路


重看去年八月的自拍照,三十天都汗流浹背,明顯的看到自己瘦下來,愁眉卻慢慢展開。剛回到香港是事業裡最觸礁的一段日子,體重卻在高峰。在雲南住旅宿,相識了好幾個比我年青十年的大好青年,都還在讀書,真正世界是他們的珍珠蚌。有個在廣州讀書的女生,相貌姣好,在旅宿打工只求免費食宿,每天起來就只用清水洗面,我看水珠在她的臉上閃爍,也只能嘆氣希望我的青春小鳥也曾經閃爍過。在雲南,我被重新提醒,地球村各人的生活也不一樣,請不要在自己渺小的牛角尖裡轉。

在尼泊爾,我每天也走很多路,有天看見有人在放牛,在草坪坐下來,默默的望住前方的一大片梯田。有天我在山上被坐在天台的小孩們取笑說「太陽把你曬得卜卜脆!」我重新學會世界之大,無邊無際,而且要快樂,不用很難很多。第一天在印度上班,整天坐在辦公室非常不自在,第一個感覺是——好想行路。

No comment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