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unday, July 21, 2013

夏天的太陽八點多才下山。週日慵懶的消磨白天的光陰,紅日西斜照進屋裡的時候才從梳化爬起來,穿上泳衣走到屋後的運河小碼頭,把獨木舟放下水。逆流扒了一段距離,迎頭來一艘Duffy小電船,駛近看到是個中年男人,穿間條馬球恤,船上傳來電台音樂,他右手托頭,眼睛向前看,卻感覺到他可能在看更遠的事。我把獨木舟轉過來,由潮水浮上浮落的把我帶回家。

No comment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