Monday, July 22, 2013

你問我過去三百多天為自己做過什麼事我可能抓破頭皮也想不起來。當我變成像《大都會》裡頭機器的一顆螺絲,我當然記不得最愛的溫度是什麼,最愛的顏色又如何。我覺得我像個心臟停頓了徘徊生死邊緣的病人,躺在手術床上,醫生不停的喊『clear』電擊我個心,搞了十多個月,我終於說,係喇係喇我返嚟喇。

2 comments:

祝映琳 said...

Welcome back ;)

Waillis said...

我最近也有這種感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