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unday, July 14, 2013

我的無限春光


上到Zabriskie Point時太陽已經安頓好。拍日出的人很多,好幾個設備周全的德國人,比較隨心行行企企的法國人,還有一個穿粉紅一個穿粉藍馬球衣一看便知道從LA來的男子。他們全部靜心等候,等候太陽與雲朵的把戲,在由沙石堆砌出來的山丘上演影子舞。我坐下來,細閱紋理,像大象的皮膚,像裸露糾纏的四肢。那些在山峰的深啡色原來是被風吹來的紅沙石。

No comment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