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dnesday, March 05, 2008

飛魚是我的答案

儘管痛苦麻痹還是那麼多

是誰說 不能夠要求收穫
是誰說 呻吟是一種罪過
是誰說 天性不可以推托
開花不結果又有什麼? 是魚就一定要游泳?

是誰說 生活生來就要活
是誰說 難過還一定要過

不管飛行還是蹉跎 都仍是自己的生活

No comment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