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unday, July 03, 2016

月亮河

他睡午覺,我從電視老電影頻道,找來蒂凡尼的早餐,首幕在紐約五大道,月亮河這首歌徐徐響起。  超過十年前的事了,故人把我帶到紐約卡耐基大堂,聽紀念為蒂凡尼的早餐作電影配樂的 Henry Mancini的音樂會。當樂團奏起月亮河這首歌時,我那興奮至今未忘。對於這位故人,只剩下零碎的片段,都仍然是美好的。我都忘了跟他分手時我默默在另一個blog心碎的繼續寫,今天重讀八年前寫的,像一個世紀前的事。那時候獨居,開始畢業後第一份正當工作,與下一個他剛開始走在一起,『再見了。要跟曾經這麼美好的事情說再見,原來需要這麼大的勇氣,原來可以這麼痛。』也曾寫下這些叫現在的我還忍不住落淚的句子。

No comment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