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unday, December 16, 2007

回家2

現在的學校真漂亮,除了早晚比較涼,白天太陽在的時候街上還是有許多穿短袖薄衣的人。路旁的橡樹開得一天一地深深淺淺的紅葉,校園另一邊的紅杉樹夜裡還傳出一陣香氣。新聞部設在六樓,露台正好對住整個三藩市海灣,是同時看得見金門橋和海灣大橋的一個地方。天氣好的日子還能夠清晰地看見三藩市金融區大樓的剪影,及旁邊屋侖的貨櫃碼頭。日要落下來的時候露台那畫面怎樣形容給你們聽?貨櫃碼頭一盞盞的大光燈已經開亮,泛起藍白一片,在那被太陽打得橙紅的一面如鏡的海灣成了最完美的對比。我的心情就像被塗上這些顏色,感動起來,不賴呀如果以後可以如是有空看日落。樓下街上有在踏單車趕路的學生,那唱片咖啡店外總會坐着幾檯人。另一邊是歌劇院,從落地玻璃窗能看到人們在走出走入準備當晚的表演。旁邊是一排排的橡樹,間隔地露出兩間教堂的仿歌式塔尖。昨天溫習溫到腦閉塞,我拿着一杯水走出露台,從六樓逐少倒落到地上的花園。水一離開杯,化成無數的水珠,比較重的水珠原來會追上本來在前的,然後就像女人要爆發的眼淚,一把子散開起來。我看得過份入神,突然感到天旋地轉,一時間不知道自己在哪裡。

在葡萄牙機場我曾看過探索頻道講述屋侖的貨櫃碼頭,原來它每天也在不知情下把世界各地的生物品種帶來灣區,直接影響我們本土生物發展。其實我,又何嘗不是外來的一員。

1 comment:

bbj said...

咁靚的景色,為何不拍下來分享一下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