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unday, February 26, 2017

南法的心願

去年初夏終於實踐去南法的心願。在我大學修讀美術史的第三年,學院有個南法夏天課程,當時同系的朋友與我恨得流口水,十九世紀末期沿岸孕育了這麼多的畫家,梵高、塞尚、馬蒂斯,天呀,而且課程住宿是古堡。最後我因為不想負債,眼白白看我的朋友飛去南法,我一人留在三藩市的藝術館打工。十年後,那個少女情懷早已消逝,換著是以前的我,在這個隨便走走也一大堆歷史和名作的國度,敢情要哭起來。現在,只會用手指比劃夏卡爾畫過的地方,嘆口氣說可能當年應該負債也要來發一場白日夢。




No comment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