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turday, February 25, 2017

三十五前的檢討1

我從來未學會如何與人維繫健康的關係。年少家裡環境資源貧乏,青春期離鄉別井,然後陷入多年的抑鬱,很多別人小孩年代或已經學會的技巧,在我身上都未能健全發展。長大成人後,更難學會,加上自己多年來被情緒牽制,在起伏之間不斷徘徊,在人際間經常撞牆。

我是個很寂寞的人。朋友不多,很多友情的幼苗,因為我心情欠佳,臨時取消約會,或找藉口迴避,連茁壯成長的機會也沒有。多年前交下的,交心的,到最後不是搬家離開,便是慢慢疏遠。現在要踏入中年,大家生活喜好性格都成形,哪有閒情把心交出去,要建立新友情,要彼此放下身段一點也不容易。

這樣的大前題下,也來談一下我與伴侶的相處方式。男女朋友既然也是關係的一種,上述受情緒牽制,或缺乏技巧的問題也當然存在。但這中間還有另一個更深層要探討的地方。我從小跟母親長大,生活裡因為沒有男性,我不知道他們擔當的角色應該是怎個樣子。到親身接觸男性的時候,已經是十多歲的事,一人離家漂浮,很自然的抓緊身邊的男生,把他當成生命的全部,萬分的依賴。

男朋友本來就要戴上不同的帽子,平日是我的好友,我生病撒嬌時,他暫時當上父親,他反過來撒嬌時,就暫把他當成小朋友。但最重要的角色,還是伴侶。有擔當,能夠依附,互相信任,讓雙方變成更好的人的伴侶。但因為我是這麼一個不完全的人,碰巧找來的人大多跟我一樣寂寞,沒有好好發展培養其他的朋友或家人關係,伴侶關係往往變得很不健康,彼此變成對方的全部。

前一位男友還好,他會把自己關起來,畫畫,作曲,打電動,我有時間獨處,處理思緒,坐下來靜靜的,做自己要做的。現在的伴侶,容易受人影響,他本來一人生活還不錯,但我們走在一起以後,因為我對他的依賴,他反過來對我變得更依賴。或許問題其實不大,我聽說,人大了,特別是有了孩子的時候,除了身邊這個人,其他的角色在生命裡,都會自然褪色。但如果人生是要去讓自己變得完全,那我們倆現在的相處方式,實在是埋沒獨自學會堅強站穩的機會。

這篇寫出來顯得很沉重,其實也只是星期六,他難得的與同事整個週末去渡假,我一人在家閒荒了,來做個小小的檢討。我們總要有獨處的時間,好讓自己發酵,醞釀,完成。他回來後讓我跟他好好說一下。

No comment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