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dnesday, September 26, 2012

六時廿五分


把手機放在枕邊,早上四時鬧鐘響起來可以立時關上,不打擾旁邊房客的清夢。旅館大堂有個約五十歲的白人男子像無主孤魂四處走,我問他,「你也是去看日出嗎?」他反問,「你去看日出?」我點頭,他說,「我只是睡不著。」先到油站上滿油,地圖說從旅館到死亡谷要兩個多小時,我手車三份二時間應該可以吧,日出時間是六時廿五分。轉個彎便上公路,漆黑中隱約看到路兩邊的田,雖沒有城市的繁燈,抬頭還是不見銀河。我把窗調低一點,外頭的冷風蓬蓬作響,收音機傳來一句沒一句的牛仔音樂,索性把它關上靜靜的感受四周。路開始彎曲,車頭燈照出不斷的黃色警告路牌,白天裡應該是叫人嘆為觀止的懸崖、石壁、山丘被黑夜吞吃還未被吐出來。我專注的駛,原來墨水的天慢慢加了一滴紅、一滴藍,把一角染成紫雲。天地像黑房裡浸在藥水膠盤的一幀照片,光度一下下的調起來, 五官輪廓終於浮現。

No comment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