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uesday, February 22, 2005

繪 畫 堂 我 們 每 人 都 要 在 眾 人 前 講 約 五 分 鐘 自 己 作 品 背 後 的 意 義 , 又 因 我 老 師 無 意 義 的 作 品 唔 收 貨 , 同 學 們 大 部 份 作 都 要 作 d 野 來 講 。 講 得 越 多 , 知 道 那 位 同 學 得 越 多 。 不 知 是 否 因 為 上 這 等 社 區 大 學 的 人 背 景 都 較 複 雜 還 是 因 為 讀 藝 術 的 人 都 比 較 敏 感 又 或 因 為 背 景 較 複 雜 所 以 較 敏 感 還 是 什 麼 的 , 我 們 背 後 的 故 事 的 確 是 比 ‘ 正 當 人 家 ’ 的 長 。 有 位 同 學 畫 了 她 十 九 歲 的 弟 弟 , 一 個 現 在 已 經 失 蹤 了 患 有 什 麼 活 躍 症 有 嚴 重 毒 癮 的 弟 弟 , 我 們 整 班 都 為 眼 有 淚 光 的 她 動 容 。 又 有 一 位 講 述 兩 歲 父 母 離 異 , 跟 母 親 分 開 的 日 子 如 何 肝 腸 欲 斷 , 他 選 擇 畫 了 個 母 子 像 。 當 然 他 是 很 含 蓄 地 提 及 對 母 親 的 思 念 , 但 那 種 情 我 倒 感 受 得 清 楚 。 有 一 位 畫 了 他 對 對 抗 情 緒 藥 物 的 不 滿 , 他 有 朋 友 因 為 服 食 這 種 藥 自 殺 死 了 , 另 一 同 學 和 議 地 告 訴 大 家 他 的 父 親 也 正 在 服 用 這 種 藥 , 雖 然 副 作 用 很 多 , 但 不 服 食 的 他 更 讓 人 受 不 了 云 云 。 我 也 有 許 多 故 事 可 以 分 享 但 難 於 開 口 , 其 實 你 從 我 身 上 大 可 閱 讀 到 那 些 所 謂 的 故 事 , 因 為 它 們 我 才 能 成 為 今 天 的 我 。 我 慶 幸 身 邊 有 這 麼 多 多 彩 的 同 學 , 我 慶 幸 自 己 不 是 毫 無 風 險 理 所 當 然 地 走 著 安 排 好 的 路 , 否 則 生 活 就 太 悶 蛋 了 。
*edit*
然 後 過 兩 天 我 便 嗌 生 嗌 死 怨 天 怨 地 為 什 麼 我 天 生 這 樣 不 幸 究 竟 何 時 可 以 拉 埋 天 窗 不 問 世 事 快 快 樂 樂 走 老 公 為 我 打 天 下 天 回 來 的 湊 仔 洗 衫 煮 飯 路 。 到 底 那 樣 是 真 我 都 不 知 道 , 就 像 個 嚷 著 要 離 家 出 走 的 小 朋 友 苦 惱 走 左 佬 五 點 半 套 卡 通 片 無 得 睇 點 算 好 。

No comment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