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turday, March 31, 2018

是時候了


是這樣的,我去年十一月辭了我那做了七年的工。七年,幾乎不能想像我有這樣的能耐去幹一件事幹足七年(其實是沒有的,我七年轉了三個崗位)。開心的時光過得特別快。我是前世做了好事,今世才有機會,在對的時間對的地方,與這家公司遇上了。或許比我更早的人會說,我進去的時候已經沒有剛開始的好,但對我來說,我一生人再也不會遇到這樣magical的時光。當你身邊四周都是滿懷跟你一樣理想的人,大家有心有力,去相信,去實驗,去失敗,去爬起來再嘗試,去撞牆,去學懂;當人人智商爆燈(情商例外)、戰鬥力超強、同時又超級care,成長升呢特別快;當一家公司沒有自己,只有共同的理想,相信mission,讓你盡情的發揮;當一份工,變成你人生的動力,帶給你實踐機會、成就感、人生意義、朋友、戰友,你知道,這是,絕對的,可一不可再。

那為什麼要走呢?其實兩年多前已經做到精盡人亡,完全的burnout,放慢腳步下來也沒有好轉。但我就像明知這個男人不能終老,仍然死心不息,這麼多年的感情。看看出面其他的男人(看其他公司的CEO),個個奇形怪狀,要不老土鈍死,要不無遠見,要不就像個生意佬;看其他公司做的東西,要不無聊得要死,要不就是mission不對辦;就算到後期公司變大了步伐變慢了,我仍然基本上想做什麼便做什麼,外面有這麼大自主性嗎?我做慣推個feature出街幾百萬人立即見到的,我能做只有幾千人用的東西,而獲得同樣的滿足感嗎?如果出去發現原來還是覺得你最好,要吃回頭草,好丟架的。有這麼多恐懼,走也走得不灑脫,所以我2017後半年精心安排,讓自己在工作以外更深度地發展興趣,慢慢的抽離,當最後一次說要走時(之前鑊鑊話要走都被勸改變主意,一點定力也沒有),我終於能夠堅決地告訴我們的VP,我要出去做自己的事,是時候了。

No comment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