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unday, October 15, 2017

TWA機票



家裡亂得一團糟,星期天終於有空收拾,把散得一天一地的書放置在不同的書架上。有紀念價值的舊書,放在睡房裏;較有實用性的,放在餐桌旁。去年前在三藩市圖書館年度舊書攤,買回來一本依達,一本侶倫。懷念一番,在網上重讀鄧小宇七十年代在號外寫下的這篇,說他走遍香港,想買這些絕了版的書。『結果﹐花了九牛二虎之力﹐加上丘世文熱心幫忙﹐東湊西拼﹐才找到其中一部分﹐就是在名字後面印滿星的那幾本﹐全部都是破破爛爛的舊書﹐有一本中間還奇跡地夾了張兩毫子的車票﹐可以說是對溜走的光陰作了一次最好的見證。 』我微笑,因為我那本裡頭也剛好夾了張票,但不是兩毫子的車票,而是一張飛到三藩市的TWA機票。可惜沒有名字,真想知道是什麼的人,必定是一號人物。

No comment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