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aturday, July 08, 2017

十年

想跟你分享這個神奇的故事。記得九十年代末千禧初嗎,那時候還未有博客,很多人卻已急不及待打造網頁,把自己的一生上載。那個時候,我寫很多,也讀很多。第一次接觸台灣這個時代崛起的文青,我特別受其中一個的文字深深吸引,她叫小8,第一個網站叫《帶狀記憶》,第二個網站叫《我親愛的黨》。她就是酷,書讀很多,文字用得精確,那個時候誰不做作呢,但她做作得最自然。當她出版手造書,我第一時間買下來,從台北公館寄出的小書,那個牛皮信封,手寫的美國地址,過去十年,我搬家了八次,都珍重地留下來。

後來在Google搜索她好幾次,所有她用過的化名都像被故意毀屍滅跡。今天星期六,我在網上查看不同印刷書的資料,世界各地仍然有不少熱衷的人自家出版,把要說的話,放在一本小書裡,業界最重大的活動之一是Offprint與Tate Modern每年合展的Offprint London。讀著讀著想起小8,又再搜索她一次,不果,卻靈機一觸,在flickr找來她的英文姓名,便終於找到了。原來她已經蜚聲國際,用英文名字(其實就把小8翻成英文Shauba)闖出名堂。她把書寄到我手上沒多久便跑到倫敦讀MFA,然後創辦了一家出版社。她仍然在不停生產漂亮的書刊,今年五月也參加了Offprint London。


No comment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