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hursday, February 04, 2016

正常生活

在中國遊學一個月後回到矽谷,出飛機場那刻,就強烈感受這個待了十多年之地根本不是一個真實的地方。出發前一個月我跟在澳洲土生土長來美國探親的表弟妹說,像我公司,天台有個果汁店早上免費派發用迷你西瓜做碗的生果盤,好誇張,根本不是正常生活。但原來那時候我只是得把口,是真真正正一個多月遠離矽谷,走出國際城市,在中國不光是在北京上海鑽,跟科技圈以外各種階層的人交流,像在北京教書十多年的大姐、在天津讀第四年準備出國讀研的小妹、退休了但現在有機會移民的山西三姊妹、在西安當廠長的、在哈爾濱出生的服裝運輸司機、在甘肅每個月賺八千好好用的經理,才知道原來我的生活癡了線。

每天早上塞車在公路上破口大罵其他司機,在螢光幕前呆十二個小時,三餐有人餵飼,日復日的,癡了線。每天我跟身邊人埋怨的是誰誰誰在工作上表現又怎樣不夠好,大伙兒討論是為什麼年薪早過了六位數卻只能負擔合租一個小房子,公司免費雪櫃裏的新綠茶咖啡有點太苦。最真切與自身息息相關的,卻麻木和空白。這裡我們有暖氣,不用燒煤。熱水隨開隨有。廁所自動沖水。要去哪裡開車就行,不用走很多路轉幾次車。每天天空都是天藍色。每一啖氣吸入個肺都很清新。超級巿場從各地進口或本地有機蔬果,選擇很多。全部,理所當然。

說這些我不是要說,你看,我們美國生活多優越,哎唷我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,而是,我根本連過份舒適的基本生活也不需要,更何況這些一點意義也沒有的六位數年薪、生果盤和綠茶咖啡?其實沒有暖氣可以著多件衫早早上床睡,洗澡不用長開熱水,夏天時用冷水洗澡更爽,對準個窿便便好瀟灑,走路去公車站當運動,又是個與身邊人閒聊的好機會。

當我徹底罔顧自身,我在這個大世界中的角色--忘記自己只是待宇宙億萬分之一時間的一小撮塵,與大自然的平衡--浪費資源又不知道每天用的水和電從哪裡來,每天在生活自我膨脹,只懂耗、不懂補,我辜負了來人世的這個機會,也盲了眼,看不清甚麼重要,甚麼一點也不重要。最真切與自身息息相關的,身體需要營養,心靈需要滋潤,精神需要填滿,你身邊的人需要愛,你不認識的人更需要愛,出點綿力,做個好人,不能令世界變得更好,也至少要打個和在兩腳一伸時彌補你幾十年來用了這麼多廁紙。其他,一律不重要。

但我暗暗地怕,我重新開工的第一個星期,感覺又慢慢被拉回入這個矽谷假世界。我要怎樣才能每天記起,真正生活應該如何,需要,不需要甚麼?

No comments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