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unday, April 14, 2013

非說不可

一週過了一半,提早下班到電單車店看頭盔,原本定了千多港元budget,最後買了個貴四倍的,只因到了這個年紀,真心喜歡又負擔得起的,無謂妥協。趕去三藩市與友人們吃壽司,以前總愛叫便宜的套餐,五樣東西有三樣想吃已覺值回票價,現在只會單點最愛吃的,買單價錢高一點在所不惜。

或許這就叫長大。還不要臉的自信滿滿寫下來,像暴發戶般巴不得要人知道我現在錢賺多了變挑剔了,下步便要抽陳年古巴雪茄。我問自己,如果我沒有迷失,如果我沒有感到前所未有的空虛,如果我知道人生的目標是什麼(絕對不是用賺回來的錢求速度、求飽暖),用雙腿走個萬里路,就算吃泥也覺得滿足吧。

晚飯的話題都圍繞迷失。現在輕輕要踏入成人階段的二十多三十多還有心有力的人,都不知道下一步路怎樣走。美國經濟也低迷了多年,一大堆人找不到工作勉強做點餐廳、咖啡廳糊口,找到工作但工作每天侵蝕靈魂的已經不敢說什麼,理想是大學時期久遠的回憶。星期一至五,工作五六十小時,平日跟友人晚飯,週末吃點大麻曲奇到公園草地曬太陽,看電影,上森巴班,做瑜珈,用instagram拍拍拍,上酒吧舞廳流點汗,天氣好開個多小時車去遊樹林遊海灘,除了這些,究竟還有什麼?究竟什麼對我們來講很重要?究竟有什麼我們非說不可?

1 comment:

Anonymous said...

平淡就係好日子呀,Kristie! 沒有不快樂其實都可以係快樂日子㗎!Lisi